当前位置: 文山/ 旅游
以树为神 文山芦差冲人的古老崇拜
2015-06-05 16:04:28   来源:春城晚报
分享至:

以树为神 文山芦差冲人的古老崇拜

  壮族(土支系)自称“布傣”,先祖是远古“百越”,文山州的土著民族,先民在新石器时代就生活在文山境内,使用天文历法,同汉族一样,习惯用农历。

  每年的农历二月份和六月份,是壮族人的“祭龙节”,壮族(土支系)祭龙,凡是壮族村寨,离寨子不远的地方,都有一棵“神树”(又称“龙树”)。每逢农历二月初一、六月初一,芦差冲村家家户户都捐钱,去祭那棵龙树。

  为探秘这一美丽的少数民族村落和其人文习俗,日前,春城晚报记者一大早就从文山市赶到马关县,然后驱车沿一条蜿蜒的柏油路穿行在青山、云海之中,大约经半小时的路程,当沉浸在犹如仙境的美景中还未苏醒过来时,一个坐落在半山腰上的美丽村寨映入眼帘——芦差冲村。

  这个只有148户村民的村落,仅600余人,均为壮族土支系,在马关县壮族土支系中,已是人口最多的村寨,也是马关县壮族土支系中最古老、最具民族特色的少数民族村寨之一。

  “五指”拥抱 村寨坐落“掌心”

  芦差冲村脚有一条清澈的小溪流淌于层层梯田间,晨雾中的梯田略显朦胧,潺潺的小河流水悠悠地流淌着,清晨中,所有的这些美景会让你不禁惬意起来,让你脱去身上的疲劳,抛开心里的烦恼,给你宁静,让你放松……

  芦差冲村被五座树木茂密的山包所拥抱,五座山包犹如人手的“五指”,村庄所坐落的位置犹如“掌心”,时刻被“五指”所保护着。村寨里的瓦房错落有致,乡间小路蜿蜒曲折,村里有数棵百年万年青树,和一口古老水井。以前,村中所有村民的生活用水,都来自这口老水井。

  在这里,你能看见背着背篮找猪菜的小女孩,你能看见田里地里打闹嬉戏的放牛娃,还能看见田间地头那种谈笑风生最朴实的农耕生活,能看见那连绵的山川、那清澈的溪水、那漂亮的壮族姑娘、碧蓝的天空,还有洁白的云朵……

  村里的一位老人介绍,500多年以前,现在芦差冲村寨脚下约几百米的地方就建有村落。田氏家族记载,是从砚山县境迁来,至今已有20余代人,由于迁徙到马关较晚,加之为逃避官府和抢匪的惊扰和掠夺,所以就选建在半山腰上。后来看到旁边有一个水塘,水塘四周长满了芦苇,可以对村庄起到保护作用,所以就把水塘填了,把村寨迁移到水塘处,并把村庄改名为芦差冲村。

  芦差冲村世代傍水而居、擅长捕捞,他们经常在河沟里成群捕鱼、田里捞虾、捉鳝鱼。在过去狩猎时,使用的工具主要是射驽、弹弓、连扣网等。现在禁止捕猎,因此这些狩猎工具也已消失。

  芦差冲村民居以前多为土木结构,一式两层,布局为楼上楼下、楼梯、阳台。楼上主要设一至两个卧室,剩余部分堆放粮食和其他物品;楼下右侧是主人卧室,左侧是老人卧室,正堂属客厅,右侧设厨房,左侧设堆放杂物,客厅内还有神桌,神桌上有香炉、香灯、“天地国亲师位”等;阳台为晒粮食场地或老人、女人做针线之所。

  在村中采访时发现,村中现在这种土木结构的民居已很稀少,大部分是砖瓦结构建筑,但是,房屋设计却大致沿用了传统的土木结构格局。

  “祭龙节” 先祭“树母”再耕种

  壮族的宗教节日与民族节日合二为一,有重大的传统节日壮族二月节、“三月三”歌节,农历六月初一的“六一花饭节”(壮族俗称“过小年”)是壮族最隆重的节日。

  61岁的村民郑德明介绍,“二月节”又称“祭乜楣”(壮语称为“树母”),节日时,以自然村每村两户轮流当东道,负担祭日所需的猪、鸡。每户派一长者或男性前往“树母神山”祭树神和到“土地高庙”祭农神、土地神,女性一般不允许参加。节日期间忌工,任何人都不做活和到老人亭玩,只有在祭祀活动完全结束之后,村里面的人才能耕种。

  二月节时为什么要祭树母神呢?在芦差冲村还流传有一个神奇的传说:古时,老君山下,小河边,居住着一寨壮族。小河畔,竹筒水车旁,有家姓龙的人,老阿妈带着长子龙虎、次子龙雄、三子龙辰3个儿子过日子。

  3个儿子长大后,都勤劳、善良,听阿妈的话,早出晚归地劳动,日子过得很美满。往年风调雨顺,整个寨子的人家家都很富裕。

  可后来接连3年,滴雨都不下,田地干得开大裂,一粒种子都种不下,寨子里的人没吃的,就成群结队地到老君山挖山芋头来当饭吃。

  一天早上,阿妈和3个儿子站在掌台上,望着火辣辣的太阳,直发愁。阿妈向天作了两个揖:“天啊天!再不下雨,种不上庄稼,我们就要饿死了!求求你,快下雨吧!”

  老天无情,不答话。就在这时,小河里一个壮族打扮的姑娘从水中钻了出来,站在一朵浪花上,对阿妈说:“阿妈,我是龙王的女儿。龙王停止了降雨,将布雨旗放在枕头下,在东海做寿,要大办10天……”龙女说完,隐入水中走了。

  阿妈听到这里,惊叫道:“神仙一日,人间一年。10年不下雨,那还了得啊!”

  阿妈立即叫大儿子龙虎,去东海向龙王求情。结果,不但没有求到雨,龙虎还被龙王杀死。

  阿妈就叫二儿子龙雄杀进龙宫,抢布雨旗,可还是没有成功被杀死了。

  龙女托梦告诉阿妈:龙年龙月龙日龙时生的人,一进龙宫,就会变成龙王的儿子,叫这样的人去偷布雨旗,才偷得到。

  于是,阿妈就让龙年龙月龙日龙时出生的龙辰去偷布雨旗。布雨旗偷到了,下了雨,众人得救了,可龙辰却变成了寨子旁边的一棵树。

  龙辰变的树,就叫龙树。他变树那天,是农历二月初一。

  为纪念龙辰和他的两个哥哥,阿妈就带着众人,到龙树下杀猪祭奠,这一天正是六月初一。过些年,阿妈归世了都没有间断,一直到现在。

  文化馆的马开华介绍,祭龙不是为求雨而祭天上的龙,也不是祭海中的龙,而是祭“树母神”。如今,壮族祭龙是保护森林。

  “我们村里有两个‘龙山’,村里面的老人说是一公一母,这就是我们村里的一个‘龙山’,这个‘龙山’很圆,我可以带你四周转一下……”

  郑德明指引记者来到芦差冲村上面的一座小圆山旁介绍道,祭祀时,他们村民要到“龙山”里选一棵树干高直挺拔的大树为树母作为祭祀对象,在草丛中挑选没被牲口、人践踏过的鲜茅草搓成绳索,用绳将大树围拢打结,再在树脚搭一平台,然后杀猪、鸡,在台上摊开芭蕉叶,放上5碗红糯米饭,5堆猪肉,2只鸡、5杯酒、5双筷和一只银镯或者银链条,举行祭龙仪式。仪式结束后将祭品共餐一部分,分一部分各自带回祭献家神、祖宗。

  郑德明介绍,六月节(农历六月初一),俗称“过小年”,是他们壮族最隆重的节日,节日主要以祭祀“侬智高”为主要内容,祭祀仪式同二月节。

  马开华介绍,每年二月初一、十三、廿五日,全村男女老少不准做农活,妇女们的针线活都不准做,避免今年冰雹神不留情。“祭神山树母、观音,虽然时间不一致,但目的是一样,都是保平安,盼六畜兴旺,五谷丰登,粮食屯满仓。”

  “纸马舞” 巾帼不让须眉

  在芦差冲村,传统舞蹈有“弄娅歪”、“纸马舞”、“手巾舞”、“霸王鞭”等。其中,“弄娅歪”和“纸马舞”是该村的传统文化亮点。

  “弄”为耍、跳之意;“娅”为女性母亲;“歪”指水牛,“弄娅歪”可译为“牛狮舞”(壮语:暖子塞)是流传在壮族地区的民族民间传统节庆习俗。居住在马关境内的壮族人,视牛为神,狮为仙,有神牛相护,有神牛耕种,就能稻谷满仓。

  “弄娅歪”活动一般在正月的第一个属马日开始,要热闹十天左右方可结束,而最后一天最为隆重,要举行以“娅歪”为中心的表演活动。

  据该村“弄娅歪”代表人高世华介绍,“弄娅歪”传统习俗活动起源于唐朝,早期的“弄娅歪”活动是用在乞求丰衣足食、风调雨顺和女性老人的丧事上。后来逐渐发展与演变为在喜庆节日上也开展“弄娅歪”活动,如今已成为壮族人民较隆重的一项传统节庆。

  “弄娅歪”表演时,人们身着盛装,在村内的街道上,先后行走着花脸面具、“娅歪”、兵器等表演阵容,“娅歪”由两人扮演,巧妙运用锣、鼓、钹等乐器指挥舞者模仿牛的生活习性,演绎出奔跑、跳跃、打斗等各种动作,寓意与妖魔鬼怪、豺狼虎豹搏斗,祈求来年风调雨顺,人畜平安,五谷丰登。

  在芦差冲村,有很多人都会跳“纸马舞”。“纸马”不是真马,是用竹篾扎成马的形状,再以纸裱糊绘制而成。纸马有头有眼有耳有嘴有身有尾却无脚。舞前,舞者从纸马的腹部空心处钻入,把纸马套在腰间,双手提着纸马的腰作舞。

  舞时,以单脚起跳,双脚落地为基本动作。每当左脚起跳时,右脚向左前方侧跨步,右脚起跳时,左脚向右前方侧跨步。跳到第三拍子时,跨步的掌还要在地上点两下。舞纸马者,还要依从步法、节奏、有节拍地左右摇动马头,让两“马”作互相咬、踢、厮斗等动作。

  “纸马舞”又名跳纸马,是流传于文山、马关、砚山等地的壮族祭招性丧葬舞蹈。芦差冲村的“纸马舞”, 以前一般由二人或者一人来跳,现在可4人、6人或8人表演。

  据村民田国珍介绍,跳纸马舞,是过去就兴起来的。这里还有一个传说:

  古时候,有其他族人经常到壮族村寨骚扰。为抵抗他们的侵犯,芦差冲这个寨子的人,筑了一道城竹栏,将寨子围住只留3道门;门上和四周的竹栏上,都有岗楼,日夜派人守着。这样,侵犯他们的人连续几年,都没有攻破这个寨子。

  有一年腊月,天天都下雾罩。因近年关,大人们忙得团团转,就叫娃娃到山上去放牛。一天晌午,外来侵略的人将山上的牛全赶走了。男人们听说后,都拿起刀枪,冲出寨门,沿着牛脚印去追牛。

  男人们去追牛不久,一个老人冲进寨子来,大哭大叫道:“有几百人扛着刀枪来劫寨啦,快逃命吧!”这时,全寨人只有女人,小孩在家。听到老人的叫喊,都背儿抱女,哭叫着朝寨子门口跑,准备到大山上去躲藏。

  众人逃到寨门时,田二姑啪的一声关上了寨门,并大声说:“我们一个也不能逃,要保卫我们的寨子,我们就要团结成一条心,拿起刀枪和他们拼!”

  接着,田二姑将她的计策向众人们细细讲了一遍,就和女人们一起准备去了。

  虽说田二姑只有十七八岁,却和其他女人不一般。她不仅会绣花,平时还跟哥哥学了几套武术。

  一切准备好后,她换上哥哥的衣裤,包上哥哥的头帕,拿上刀、箭冲出家门,爬上寨门楼上站着。十几个姑娘女扮男装,抬着大刀排在她两边。

  那时,雾气中,几百个侵略的人赶来了。田二姑等他们靠近寨门,搭箭射死了五六个人。接着,她学着男声喊:“抢寨子的来啦!快提刀上马,到寨门口集合!”

  她话音一落,满寨都响起了叮叮当当的马铃声。那些马铃声,杂着马的蹄声,由远而近,一直响到寨门口。

  侵略的人被射死五六人,再听见这一阵一阵的马铃声,吓得浑身发抖。头目悄悄爬上树,见寨门内有几百匹马,每匹马上,都骑着一个男子,吓得立即下树,带着众人拼命逃走了。

  才逃不远,就和追牛回来的男人碰上了。男人们大砍大杀,让他们死的死,伤的伤。头目在交战中负伤,被抓住压进村寨。

  头目见抵抗他们的全是些穿着男人衣裳的女人,马全是些纸糊布裹,染着猪血,系着铃铛的假马,当场气死。

  女人们见田二姑的妙计保住了寨子,保住了老老少少的生命,无比的高兴,就提着那些假马,围着田二姑跳了起来。

  过了几十年,田二姑归世了。为颂扬田二姑的大智大勇,激励人们敢于反抗侵略,人们就用纸糊布裹,染上颜色的假马跳舞,村里的人,还杀了一条牛来祭田二姑。又把牛头做成面具,再用一些牛皮制做成鬼脸面具,少男跳起舞,耍大刀、链甲、棍棒、勾链、敲着牛皮鼓、吹起牛角号,为田二姑送葬。从此,就一代一代地传下来,芦差冲村人们把这活动延续至今,当这祭祀来用。

  现在芦差冲村跳这种舞的人有20多人,主要是在丧葬场合和节庆表演,除在当地之外,还先后到马关县城参加壮族一年一度“三月三”歌节。2004年,此舞蹈参加了《丽哉猛僚》的拍摄,曾被中央电视台四频道向全国播放。

  蓝靛染布 承袭至今的古老工艺

  芦差冲村的传统工艺主要有纺织刺绣、编织、染织、雕刻、银器加工等。主要的传统工艺品有刺绣的背带、鞋、帽、围腰头、头帕以及手镯、手链、腰牌、耳环、戒指等银饰品。这些银饰品做工精制,样式古朴,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。如今田自香家还保留一些银器首饰等。

  芦差冲村民田达仙说:“蓝靛染布是我们壮族(土支系)很早的传统习惯了。过去,我们穿的自制棉布全部是白色,用蓝靛叶把它全部染成黑色(深蓝色),又实惠,又大方,更禁脏,这种染布习俗,我们一代一代地传到至今。”

  用“蓝靛”染布需要很多时间,工序比较复杂,有很多程序,只有懂得染布的壮族(土支系)妇女们才能够掌握。同时,染一套衣裙的使用寿命多则10年,少则八九年,甚至保存相对完好的可达二三十年。在芦差冲村民家里,一般每个女人都有3套以上,分为成年、中年、老年,属盛装,还有一些属婚礼装。

  “采蓝靛叶-浸泡-石灰水搅拌(木炭灰水也可)-搅拌蓝靛叶水-成块靛-染布-凉布”,这是蓝靛染布的程序,70多岁的田达仙从小就做起,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染布的,只是小时候看到母亲染过,她就一直没有停过,至今仍继续使用“蓝靛”染布。

  “我家现在还存放着扎棉机、绕线机、纺线机、大纺车、小纺车、织布机等,全部都是完好的还都一直在用着……”田达仙介绍,“蓝靛”染布人员,一般情况下都是一人完成,没有其他人介入。有时候繁忙时,可由儿媳、女儿参与,但要根据染的布多少而定。

  马开华介绍,在芦差冲村传统民族文化传承保护中的主要问题是:芦差冲村现在只有少部分妇女会蓝靛染布,仅限于60~70岁的老人,只有30多岁的田自香是蓝靛染布的代表人,而其他年轻人几乎不介入,这也使“蓝靛染布”这一传统工艺逐渐走向衰亡;芦差冲村传统的壮族服饰只有部分年长者会缝制,面临濒危;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整体推进,传统居民建筑规模受到一定影响;制作“弄娅歪”、“蓝靛染布”、“扎纸马”、传统舞蹈表演传承人也都年事已高,而年轻人在技艺掌握方面不能独立胜任。

  “不过,现在每一项传统民族文化不仅确定了‘传承人’,还已选出了‘代表人’,将重点对他们进行培养和承习。”马开华介绍,下一步,不仅要对目前所确定的“传承人”进行逐级申报,还规划把芦差冲村重点打造成“壮族传统文化生态保护区。”(记者 徐申 张彤)

责任编辑: 欧阳丽妍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网友评论
关注云南网微信
关注云南日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