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文山/ 热点新闻
文山麻栗坡县烈士陵园张子培所长深情守墓21载
2017-03-03 10:37:31   来源:云南网
分享至:

凡人大爱无悔坚守

初春的滇南暖意渐浓。清晨,张子培来到麻栗坡烈士陵园,逐一巡查每座烈士墓,擦墓碑、理杂物。简单、重复,21年来,张子培每天清晨巡查陵园的习惯从未改变。

“我会一直守护好我们的烈士。”一路走来,不忘初心,信念坚如磐石。这就是云南省麻栗坡县烈士陵园管理所所长张子培深情守墓21载的人生信条。

记者一踏进陵园管理所办公室,就被墙上挂满的各式锦旗所震撼。“军人的知心人,人民的好公仆”“殷悠难语皆尽情,敬业守职护英烈”“尽心尽职永铭记,热情接待胜似亲”……这些从全国各地送来的锦旗,道出了四方来宾对张子培深情守护烈士陵园的深深敬意。

“烈士用生命保护我们,我要守护好他们”

细小的柏树叶在扫帚的清扫下,慢慢被汇集到了一起。水泥台阶上,打扫累了的张子培放下扫帚,从兜里掏出一盒烟,轻轻抽出一根噙在嘴里点燃,俯身放在了身边的云南籍烈士王建川的墓碑前。“吸烟了,老兵!”他低声说道。

小憩片刻,张子培拿起扫帚继续清扫柏树叶。1996年到烈士陵园工作以来,张子培每天都要这样清扫陵园。张子培守护陵园的这7000多个日子里,用坏了多少把扫帚,他自己都记不清楚。

时光倒转回20年前,那时刚满23岁的张子培从陆军第13集团军某旅退伍回乡。退役安置时,其他人纷纷选择了党政机关,唯有张子培报名到烈士陵园当管理员,亲友对此非常不解。他的回答就一句话:“烈士用生命保护我们,我要守护好他们。”

张子培1972年出生在麻栗坡县董干镇。在他记事的时候,他的家乡变成了炮火硝烟弥漫的战场。解放军战士为保卫祖国血染疆场的场景,成了他一直抹不去的记忆。“他们个个都是大英雄!”受其英雄事迹影响,1992年高中毕业,张子培主动报名参军到了部队。

“烈士为国牺牲了,我有义务守护好他们。”对自己退伍后的择岗,张子培坚定执著。上班第二天,他背着铺盖,住进了烈士陵园的一间小屋。打扫陵园卫生、擦洗墓碑、描摹碑文、绿化陵园、服务凭吊人员……从此做起了这些平凡琐碎的工作。

“平凡的岗位上做好平凡的事,既要耐得住寂寞,又要顶得住烦扰。”张子培说,陵园建在城郊,他刚到陵园工作时交通条件较差,平时来凭吊烈士的人非常少,每天陪伴他的只有960个烈士的坟茔。

每年清明节和一些纪念日是张子培最繁忙的时候,他的手机每天都响个不停。在这些时间段,烈士亲属和参战老兵纷纷赶来凭吊烈士,麻栗坡县的驻军官兵、学校师生、党政干部和群众等都要到陵园扫墓。每到此时,张子培总会提前准备好香、纸、冥币等祭祀用品。无论是团体还是个人,只要与他联系,他都热情接待,主动提供音响、开水、药品等服务。

近年来,来麻栗坡烈士陵园凭吊烈士的人逐年增多,相继突破了10万、15万、20万人次。麻栗坡县城餐馆酒店数量有限,短时间内突然涌来这么多人,吃饭、住宿成了棘手问题。为让凭吊烈士的人有地方住、有地方吃,张子培到城里逐一考查,详细了解酒店、餐馆的实际情况,并与其建立协作关系,优先接待凭吊人员。

“要守好陵园,对得住烈士”

寄托着哀思的纸钱化作袅袅青烟,弥漫在麻栗坡烈士陵园。快到清明时节,张子培又一次到县城采购了水果、纸钱、蜡烛、爆竹和黄菊,为陵园里960位烈士祭奠。

“作为陵园管理员,为烈士扫墓是必须的。”张子培说,每年的大年三十、清明节、农历七月十四这3个日子,他都会自己或者带着妻子李海芳祭奠陵园的每位烈士。

提及张子培,妻子李海芳说:“周末和节假日,别人都是一家人在一起过得甜甜蜜蜜,他都是整天呆在烈士陵园接待别人。一开始不理解他,但现在觉得他做的工作很有意义。”

张子培告诉记者他的妻子是一名教师,与他结婚后一直辗转在董干马坤、铁厂普龙、太和、麻栗镇董占等乡村小学教书,聚少离多无法照顾家里的老小。儿子张碧瑞从上小学开始,就跟着张子培一起生活。可张子培每天早晨5点就要出门,晚上九点才回家,张碧瑞不得不自己上学,自己做饭,自己照管自己。

那时,张子培的工资每月还不足1000元。李海芳曾劝他辞了工作,回家好好照顾下儿子。每每念及此事,张子培总是耐心地劝导妻子:“当年烈士们连生命都可以奉献,我们现在做出一点牺牲是应该的。”“要守好陵园,对得住烈士”……就这样,张子培让儿子独立生活,自己一心扑在工作上。好几次,看着年幼的儿子做着与其年龄不相称的家务活,李海芳暗自伤心流泪。

其实,由于无法照顾家庭,张子培也犹豫过。是走,还是留?当他的内心举棋不定时,张子培接到了一个电话。“小张,你还在陵园工作吗?”“我还在。”“那真是太好了……”原来是他之前接待过的一位烈士妈妈打来的电话。得知张子培还在陵园工作,这位妈妈非常高兴,表达了对张子培的感激之情。

“自从使用手机后,我的号码就没变过。害怕换了号,烈士亲属就找不到我。”张子培说,接到那个烈士妈妈打来的电话后,他更加坚定了决心,从此留在陵园工作,不再改变。

“烈士的亲人,就是我的亲人”

在陵园呆久了,张子培慢慢地把每位烈士都当成了自己的大哥,把烈士的亲人当做自己的亲人。一些凭吊人员给陵园捐献钱款,张子培总会毫无保留分给生活困难的烈士亲人。只要有机会,他都会想方设法去看望烈士亲人。

2007年,张子培到外地出差。路过贵阳时,他专门上门拜访贵州籍烈士韩跃奎的母亲。当韩妈妈看到张子培时激动地哭了,她拉着张子培的手颤抖地说:“子培,妈把你当作我的幺儿啦。妈老了,以后不能去看你哥了,拜托你每年给你哥的坟上添几把土,上几炷香。”“妈,你放心,跃奎哥喜欢吃炒猪肝我都记着呢!”言毕,两人相拥而泣。

从那以后,每年祭奠烈士的时候,张子培总忘不了带上一盘炒猪肝敬给韩跃奎烈士。并且每次他都会特意放些辣椒,让烈士大哥“吃”到家乡的味道。

“我每次来,都是他主动接待。”在麻栗坡烈士陵园,记者遇到了安吉昌烈士的父亲安保才。他说,1999年清明,他来麻栗坡扫墓,张子培骑着摩托车到县客运站接他。此后每隔3年,他都来陵园扫墓,每次都是张子培主动接送。18年来,安保才与许多烈士亲属、参战老兵一样,亲眼见证和切身感受到了张子培的善良和热情,见证了张子培“坐骑”的变迁。1998年,张子培买了第一辆摩托车,就成了接送烈士亲属、参战老兵的专车。

“2009年时,第三辆摩托车被我骑坏了。”张子培说,随着时间的推移,烈士的父母年龄越来越大,许多外县特别是外省的烈士父母因路途遥远,时隔四五年才到麻栗坡扫一次墓。为接待好烈士的父母,张子培贷款5万元,把摩托车换成了小汽车。从县城车站接到4公里外的陵园,从陵园送到城区宾馆或车站,张子培的私家车每天都免费干着“公家的活”。

在整理陵园接待记录中,张子培发现少部分烈士亲属因家庭困难和路程远,多年没来陵园为烈士扫墓。于是,他通过向文山州民政局、麻栗坡县民政局汇报,寻求各界爱心人士资助等方式,想方设法帮助这些烈士亲属到陵园为其扫扫墓。

张子培深情守墓感动了无数人,也赢得了大家的认可。2014年,张子培被评为文山州“最贴心的民政人”;同年被评为“《中国双拥》年度新闻人物入围奖”;2016年3月,张子培被中共中央宣传部、中央文明办授予全国岗位学雷锋“最美人物”荣誉称号;2016年7月,被云南省委、省政府评为“云南省优秀共产党员”。

新闻链接

麻栗坡烈士陵园,位于云南省麻栗坡县城北郊4公里处,安葬着来自全国19个省市、19个民族的960位烈士。陵园建成后,先后被列为“第五批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”“国家国防教育示范基地”“理想信念教育基地”“云南省干部现场教育培训基地”。近些年,到陵园凭吊烈士、接受教育的官兵、师生、干部、群众等逐年增加,去年逾28.8万人次。

通讯员 严浩 云报全媒体记者 左超

责任编辑: 朱清然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网友评论
关注云南网微信
关注云南日报微信